seo营销网

数据主义:如果把全人类及其进化史看作一个数

 
从数据主义观点,可以把全人类看作一个数据处理系统,而每个个人都是里面的一个芯片。
这样一来,整部历史的进程就是要透过四种方式,提高系统效率:
 
1、增加处理器数量。拥有10万人口的城市,运算能力就会高于拥有1,000人口的村庄。
 
 2、增加处理器种类。处理器不同,运算和分析数据的方式就不同。因此,如果系统拥有不同的处理器,就能增加其动力与创意。农民、祭司和医师对话所产出的想法,可能是狩猎采集者之间怎么谈都谈不到的。
   
3、增加处理器之间的连结。如果光是增加处理器数量,但彼此之间无法连结,仍然没有意义。十个有贸易网络链接的城市,产出的经济、科技与社会创新通常都会高于十个孤立的城市。
 
4、增加现有连结的流通自由度。如果数据数据无法自由流通,光是连结处理器也不会有什么用处。这就像在是十个城市之间开出了道路,但路上却满是抢匪或路霸,商人或旅行者难以通行,效果也就大打折扣。
 
这四种方法常常互相矛盾。像是处理器的数量和种类愈多,要能自由连结就愈难。因此,智人数据处理系统的建构是分成四大阶段,各自强调不同的方法。
 
第一阶段始于认知革命,开始能够将大量智人链接为单一数据处理网络。这一点让智人拥有超乎其他人类及动物物种的关键优势。对尼安德塔人、黑猩猩或大象来说,能够链接成单一网络的个体数量有限,但智人却打破了这个限制。
 
智人运用其数据处理优势,遍布了整个世界。但随着智人分散到不同区域、感受不同气候,就开始彼此失去连系,经历不同的文化变革,于是形成各式各样的人类文化,各有其生活方式、行为模式及世界观。因此,历史的第一阶段就是增加人类处理器的数量及种类,但同时牺牲了连结:在2万年前的智人数量远多于7万年前,但欧洲智人处理信息的方式也不同于中国的智人。在当时,欧洲和中国之间并无连结,也几乎不可能相信,某天所有智人居然会链接成单一的数据处理网络。
 
第二阶段从农业革命开始,持续到大约五千年前发明了文字和金钱的时候。农业加速人口成长,使人类处理器数量急剧上升。同时,农业让更多人能够群聚生活,形成密集的地方网络,各自拥有数量空前的处理器。此外,农业也为各个网络创造动机和契机,鼓励彼此贸易沟通。但即使到了第二阶段,仍然是以离心力为主。因为没有文字和金钱的概念,人类难以建立城市、王国或帝国,仍然只是无数个小部落,各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观。要说所有人类会团结形成一体,当时连做梦也想不到。
 
第三阶段始于大约五千年前发明了文字和金钱,并持续到科学革命肇始。有了文字和金钱之后,人类合作的重力场最终超过了离心力,让各个团体融合起来,形成城市和王国,而各个城市和王国的政治和商业连结也更为密切。至少到了公元前第一个千禧年(出现了钱币、帝国和普世宗教),人类已经开始有意识地想象着要建立涵括整个地球的单一网络。
 
到了历史的第四、也是最后一个阶段,大约始于1492年,这个梦想成为现实。早期的现代探险家、征服者和交易者,都一起编织出了覆盖整个世界的头几条丝线。到了现代晚期,这些丝线变得更加结实紧密,哥伦布时期如同蛛网,到了二十一世纪已是钢铁和沥青构成的网络。更重要的是,信息能够在这个全球网络里愈来愈自由地流动。哥伦布刚刚把欧亚网络链接到美国网络时,每年只有极少的信息能够越过海洋,还得应付各种文化偏见、严格审查和政治打压。但随着时间过去,不论是利伯维尔场、科学社群、法治概念或民主传播,都有助于消除种种障碍。我们常常有所想象,认为民主和利伯维尔场之所以获胜,是因为它们比较“好”。但事实上,它们之所以胜出,是因为改善了全球数据处理系统。
 
于是,在过去的七万年间,人类就是先扩散,再分成不同群体,最后再次合并。但合并并不代表一切回到原点。过去的多元族群融入今天的地球村时,各自都带着思想、工具和行为上的独特传承,呈现一路走来的收集与发展。在我们现代的食品柜里,就有中东的小麦,安地斯地区的马铃薯,纽几内亚的糖,以及埃塞俄比亚的咖啡。同样地,我们的语言、宗教、音乐和政治,也充满着来自地球各地的传世宝藏。
标签:
seo营销网